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免费小说网
  昨天晚上,轮到傅长安守夜。上官逸睡觉的时候,突然听见各种机关被触动的声音,噼里啪啦,嗖嗖嗖的不断,还夹杂着一声接一声的惨叫,吓得他连忙爬起来,打开一条门缝观望一下情况。
  院中一片狼藉,一个人倒在那里,生死不知,emmm,应该是活不成了吧?上官逸看着这个体验了自己布置的几乎全套机关的幸运儿,如是怀疑着。
  而傅长安摸着剑柄坐在她搬的小板凳上,一动不动,听见细微的开门声才扭过头看上官逸,漂亮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质疑。上官逸看着被流矢人体描边,而且面前也落了不少暗器的大佬,差点就当场跪了。他连忙跑过去各种解释自己这些设置的思路,并且拍胸口表示完全没有针对她的意思。
  傅长安点点头,眸子里的质疑并没有减少,在上官逸忐忑的等待了一会儿后,她终于说道:“可是你还是没有解释为什么要把他射成这个样子,要知道这样的话,可是一点点东西都问不出来了,尸体上能看出来的东西也很少。难不成你已经知道了什么?”
  “这,这样的吗?”上官逸有点怀疑人生,搞了半天傅长安并没有怀疑他是蓄意谋杀,而是在怀疑他是不是知道什么内幕,却没有告诉她。
  摇了摇头,上官逸解释:“我只是忽略了留活口的问题了,至于其他的事情,我还真不知道。”
  傅长安眸子里闪过一丝了然,问道:“还困吗?困的话再去睡一会儿吧,我去屋里守着你。”
  上官逸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没有这个必要吧,我睡的也不死,更何况没人能从你眼皮底下溜进来吧?”
  傅长安眨眨眼,有点不解,然后又突然似是想通了什么,释然的说:“是了,你修为还低了点,听不到这么远。村里面出事了,两边都是,我猜大概是有人死了吧,而且不止一个,就是不知道是哪种情况,地上这位又是谁派来的罢了。夜还长,不知道会不会出事了,你若是困就再睡会儿,我在屋里守着你,以后几天可能就没这么轻松了。”
  上官逸汗颜,感情是人家发现不对劲了,想要照顾自己,自己还傻乎乎的觉得人家小题大做,着实丢脸。不过他也没有拒绝,他确实需要好好休息一晚上了,养足精神才能面对接下来的各种挑战,听傅长安的意思,恐怕不会那么简单。她都要慎重面对的事情,上官逸自然要加倍小心。
  然后两人就进了房间,上官逸睡在床上,傅长安侧对着他,正面对着门口,坐在桌子旁边,她手里握着剑柄,似乎随时要一剑拔出取人首级的样子。
  上官逸这一觉睡得很香,也许是有人守着他吧,第一次安心的睡眠,不用警惕什么。睡死的他自然不知道傅长安微不可闻的叹息:还是那么容易相信别人,这样又怎么能让人放心呢?
  一夜无事。
  第二天早上,上官逸跟傅长安说了早安后就赶紧洗漱做饭,准备犒劳一下辛苦了一晚上的大佬。
  他们两个倒是毫不慌张的吃完了饭,然后傅长安就让上官逸把那具尸体搬到村中心去。
  上官逸不解归不解,但是还是照做了,这种脏活他不干难道还让傅长安干?划水要有划水的觉悟,平时打好杂,关键时刻才不会因为平时分不够被大佬嫌弃。
  然后他们来到村中心,老远就看到大概的情况了。上官逸心里揪紧,这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死了这么多人还在村中心口水战,虽然随时有可能大打出手的样子,但是…总觉得怪怪的。
  尤其是当他们注意到上官逸搬着一具陌生的尸体,而且是被弄得惨不忍睹的尸体的时候,全场都安静下来了。
  上官逸一脸问号,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是傅长安隐约能猜到,这个人恐怕并不是两大阵营中的任意一个,或许他就是揭开昨晚真相的钥匙,但是他死了,死相凄惨,恐怕已经找不到什么可用线索了,这条线索应该是断了。
  “敢问这位小兄弟,这具尸体是怎么来的?”联合阵营一方,林萧盯着上官逸,依旧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但是上官逸觉得他的注意力兴许都在傅长安身上。
  林萧之所以有此一问,就是因为这村子里己方,对方有什么人,多少个,他都知道。此刻不用看尸体的脸他就知道,这个人绝对是多出来的。
  至于为什么是林萧先问,原因其实很简单,死的人里面有药王谷的一个弟子。这次药王谷来的人不算少,但是弟子只有三个,这还是算上他自己在内的情况,其他的只能说是仆役。
  药王谷的弟子向来珍贵,因为学医的并且有资格收徒的人,脾气都很古怪了,让他们大规模收徒?不太可能,收几个看的顺眼的还行。
  这样长久下来,当然不是办法,所以药王谷的先辈就想出一个法子,药王谷大规模收仆役,其中表现优异者可以破格转正成为正式弟子,以此解决了人手不足还有传承的问题。
  当然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次的两个弟子只是出谷见见世面的。现在其中一个死了,还是死在他林萧眼皮底下,他没法回去交代,他得找出真相和凶手,给他师傅一个合理的解释。
  上官逸挠挠头,说:“这个嘛,鄙人会一点机关术,昨天为防万一,在院子里布置了一下,结果晚上就有人来闯,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反正触发了我几乎所有的机关。然后,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其他的我也不知道,问我也是白问,我还想问问你们这是什么情况呢?”
  “昨夜发生了一些怪事,我们这边死了七个人,有的是走着走着突然倒下,再也没有爬起来,气息断了。有的是修炼的时候,突然心脉崩断,药石罔效。有的则是神经错乱,疯狂攻击别人,一刻钟后倒下,死亡,依旧看不出什么原因。其他的大同小异,根本找不到发生异常的原因。”林萧说到这里,看着对面苗疆弃子,声音里的温度凉了一点,继续说道:“其中的三种情况,可以在传闻中苗疆的诸多手段中找到对应的手段来达到。至于其他的,我们这些外地人又怎么知道苗疆的种种神秘手段呢,您说呢,少主大人?”
  林萧这话虽然带了点火气,有引战的意思,但是黎华并没有选择互怼,哪怕他也是有点恼怒,但是他深知冲突解决不了问题,现在的情况有点怪,他必须得冷静处理,要不然可能会全盘皆输。
  黎华深呼吸了一下,以尽量平和的语气说:“昨天晚上我们发现意外的时候是一个守夜的弟兄前来汇报,说我们少了一个人,而且情况有点诡异。然后另一个兄弟过来说你们那里死了一个人,情况有点怪,怀疑是我们做的。
  我自然不能因为主观臆断就判断你们在污蔑我们或者事实是什么样子的,我需要一点时间来查证,所以让人告诉你们天亮之后给你们说法,然后就让属下三人一组的找人或者排查,忙活了一夜。可惜我已经很谨慎了,最后还是有一组人被偷袭,死了两个,最后一个昏迷不醒。
  查证的结果也出来了,遗憾的是,除了一开始失踪的那个人,其他人都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自己今天晚上的动向,他们没有时间去动手。
  我们是苗疆人,和你们中原人不同,我们有自己的信仰,这里所有的人都敢拿信仰发誓,截止到现在并没有人对你们出手。
  我们也承认,你们那边人的死法,我们的确能做到。但是举个例子,假如就以导致人死亡这个事情来说吧,杀人的方法有无数种,你可以做到,我也可以。但是有能力这么做不代表凶手就是你,这一点相信都没什么意见吧?
  我要说的就是我们没有这么做的动机和资本。第一,成本问题,我们不可能拿那些珍稀的蛊毒去对付一些并不重要的人,牛刀杀鸡是下策。第二,就算是出手,以这种看似不明显实则是再明显不过的手法,岂不是明摆着告诉你们是我们动的手吗?我们也不是傻子,也并没有把你们当成是傻子。第三,我们并不想和你们全面开战,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相信也不是你们想看到的事情。所以还请你们冷静思考,不要因为一点点意外就失了分寸。”
  黎华刚说完,就有一个猴脸的尖酸男子嘲讽的说:“话说的倒是漂漂亮亮的,谁知道是不是这样的呢?不说别的,失踪的那个人呢?说不定就是他做的!”
  黎华额头青筋跳了跳,还是忍住了,咬牙说:“昨天晚上我们找了很久,最后才在我的房间里找到了他的尸体,经过检验,他大概昨天下午太阳落山之前就已经死了。至于他是什么时候,如何到我的房间里面的,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一直呆在大厅里面。所以他是没有时间作案的,这样说可以了?”这次他的话里也有了压抑不住的火气,苗疆比中原更传统,信奉鬼神,但凡不是戴罪而死的亡者都不容侮辱。
  “那就是你们谁做了还不承认,还信仰,一群被逐出苗疆的流浪狗有什么信仰,骗谁呢。”那男子小声的说。
  可惜,对于在场的人来说,大声和小声没什么区别。
  “够了,猴子!”威远镖局的镖师脸色都变了,他刚想道歉,就见苗疆那边已经做出了战斗姿态。显然是猴子这句话戳到了他们的痛处,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说到底,这江湖靠的还是拳头。
  “好了,孙镖头,把他交出来,现在不是打架的时候。”这句话却是林萧说的。
  “林公子这是什么意思?他脾气就这样,嘴臭了点,但是说的也有点道理不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难道你你宁愿相信外族,也不信任同胞吗?”孙镖头呵斥,显然不愿意交出猴子,这关乎着威远镖局的声望。
  他这句话说的有点狠毒了,一旦林萧非得让他交人,就坐实了一顶勾结异族的帽子,甭管真假,反正谣言猛于虎,谁知道会传成什么样子?
  “呵,有点道理?”林萧笑了笑,莫名的让人脊背有点发凉,他接着说道:“且不说他有没有资格在这里大放阙词,单指他说的话,我就有理由怀疑他想挑起双方的战争,居心叵测。我们与他们打起来不占优势,负面居多,现在出了这种事,劣势更大,孙镖头知道吗?还是说你想看着我们都死了,才开心,嗯?”
  “你之前不也…”猴子喊起来,有点慌张。
  “我之前?我只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跳梁小丑出来搞事情,况且,你真的是猴子吗?”林萧收起了笑容,眉眼中的冷冽毫不掩饰,语气似是疑惑,其实谁都能听出来他的意思。
  这个人,不是猴子。
  “林萧你这话什么意思?别以为你们药王谷势大就可以欺负我们这些小势力…”孙镖头急道。
  “呵。”林萧冷笑了一下,抽出来一把软剑就攻向猴子,孙镖头想拦,却被其他人拖住。
  一时间苗疆还没动手,联合阵营已然内讧起来。黎华并没有让人趁火打劫,他隐隐觉得林萧可能发现了关键点,就像是傅长安的跟班抬的那具尸体一样是关键点,只不过串联不起来。
  猴子一开始没什么动作,但是他见其他人都被拖住,帮不了他,而林萧提着剑,显然不会留情,咬咬牙,运起轻功就跑。
  他这一跑,所有人都明白了,林萧说的是真的,这个人不是猴子。
  威远镖局没有这样的身法,也不配有这么快的身法,快到不太擅长轻功的林萧蹙眉,他追不上,纵然实力高那个人很多,但是就是追不上。
  说时迟那时快,其他人只听到“嗖。”的破空声响起,伴随着一声惨叫,猴子的右大腿直接被一把剑钉在地上,整个人跌倒在哪里,跑不动了。
  那把剑是上官逸佩戴在腰间的那一把,但是当成暗器扔出去的人是傅长安!!
  其他人先是心里“卧槽”的惊叹了一下,然后继续追猴子,准备把他拿下,好好的盘问一下。但是没想到这货也果决,直接拿了一把匕首抹脖子自杀了。
  线索又断了。



 推荐阅读: 墨尘江湖 仙道九绝 左妻右夫:师兄怀里来 农家有喜:本宫特有钱 白马放歌行 全真武者在都市 练气飞仙 穿越武侠之天下无双 西游之妖龙 剑掌山河 弑神锁天 洪荒玉皇大帝 
 猜您喜欢: 仙之炼 醉生录 季夏逍遥录 误宠甜心:厉少,99次说爱你 奈斯女孩和刺猬小姐 乾坤之祖 独宠纨绔妃:腹黑殿下靠边站 乱世情歌:农门女将 向往的生活之悠闲人生 重生之领主传奇 悍神上天 洪荒散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