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免费小说网
免费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求生手册 > 第347章 各有任用
  第一批教导营学员里带头的四个屯长,除了牛大这个憨货老大不小之外,另外三人都很年轻,卫恂、夏侯衡都只有十九,而仲遐更只有十八。
  这三人都出身士族,除了卫恂家已经落魄之外,夏侯家与仲家更都是乡里豪大家,所以从风姿仪态而言都相当优秀,且在外历练多时,比起同龄人又多了一分干练。
  按照后世审美而言,眼下这三人就是优质鲜肉三枚,喊去拍鲜肉电影妥妥地毫无问题。
  看着三个优秀的年轻人,颜良不免想起了刚刚走出家门的自己。
  那时他刚刚加入袁公麾下,因为士族出身而颇受优待,方一入伍就担当了伯长,手下管着百来号人马。
  伯长颜良也不过二十出头,面上威猛的络腮胡还未蓄起,也算是白面小生一个。
  对他一介新嫩骤得高位,很多军中老卒是不服的。
  不过军中以力为尊,在军中训练的闲暇,颜良找那几个最知名的刺头较量了几场,把他们一一打趴下后,便再无人胆敢小觑这个白面狠人。
  军中出了一个极能打的士族子弟,这当然是稀罕事,颜良的名声遂渐渐在河北军中传扬开来。
  后来,通过几场战斗,打黄巾,打黑山,打白马义从,颜良由于作战勇猛渐渐扬名,军职也水涨船高,做到了屯长。
  那时候,有一个同样年轻,同样身手矫健的家伙听闻颜良很能打的名头有所不服,从其他部曲中特意前来挑战。
  他与那个家伙在校场里大战了半天,比拳脚,比弓弩,比马术,比刀盾,比角抵,比气力,那激烈的场面吸引了无数袍泽围观,把校场都差点挤爆掉。
  但凡能比的,他俩全都一一比过,最后甚至还荒唐地比起了谁饭量大,酒量好,这些比试里双方互有胜负,但差距都十分有限,总成绩不分伯仲。
  比试到了最后,二人已经彼此钦佩不已,惺惺相惜。
  那个家伙正不是旁人,乃是颜良这些年来关系最铁的哥们,差一点儿就要先后踏上奈何桥的好基友,河北上将文丑是也。
  那一年,颜良,颜正良,文丑,却不丑。
  “将军,你召他几人前来,有何嘱咐?”
  左司马张斐一言惊醒了正在追忆过往的颜良,颜良方才收束心神,抬手示意早已跪得膝盖发麻的三人起身。
  颜良的目光最先落在了卫恂身上,这个昔日平丘小子,如今已经成为了军中栋梁,屡有上佳表现。
  “孔兴,听闻汝曾为看管平丘码头的伍长?”
  听到问话,卫恂躬身答道:“回将军的话,正是如此,将军带兵到平丘时,标下正带人把守码头。”
  “如此说来,你对我兵不血刃拿下平丘还有功咯?”
  卫恂诚惶诚恐道:“不敢言功,在下一时失察……不不不,是仇校尉与毕府君之气势镇住了在下,在下才甘为之驱策。”
  “呵呵呵!”颜良轻轻一笑,说道:“无妨无妨,那些都是细枝末节之事,我也只是随口一提,不过我还记得你是我在长垣练兵时亲自点的武状元呢!”
  科举制度如今还没有丝毫踪迹,状元一词也还未发明,当时颜良随口一言,宣布卫恂为武状元时,大家都听不太懂,不过总算意识到是个好话。
  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称呼卫恂姓名者少,反而“武状元”三字到成为了他的诨号。
  卫恂被当面提及,也十分激动地道:“在下绝不会忘记将军厚恩,在下如今身上所披的镔铁铠甲,腰间所佩的环刀,便是当日将军所赐。”
  若非卫恂说起,颜良早就把当日之事的细节给忘光了,他仔细打量卫恂的铠甲,虽然擦拭得光亮,但明显看得出有好几处修补过的痕迹。
  他初时见三人中,卫恂的甲胄最破旧,还以为夏侯衡、仲遐二人大族子弟,更注重仪容,却没想到有这层关系在里边。
  此刻卫恂如此一说,便是身旁的夏侯衡与仲遐亦颇有艳羡之色。
  颜良颔首道:“嗯!不错不错,看来这副甲胄还算合用,你且把刀解下与我看看。”
  卫恂依言解下环刀,连着刀鞘一起举过头顶,趋步上前,呈给颜良。
  从刀鞘上看,鞘身的鲨皮黑中透亮保养得很好,吞口与鞘尾处的铜件上面镌刻的花纹也有些磨损,显然时时被此刀的主人佩在身旁。
  刀柄尾部的铁环平平无奇,刀柄的材质亦只是寻常精铁,但刀柄上缠绕着的却不是寻常麻缑与蒯缑,而是是上好的丝缑,因为丝线虽贵重,但比起麻绳与草绳更不容易滑手,非财力富裕的武者不会轻易使用。
  颜良握着刀柄拔刀出鞘,卅炼钢刀顿时映出一道寒光,显然保养妥当,依旧锋利。
  不过颜良目力极佳,看出在刀的刃口上有好几处细微的缺口,显然是与敌人的兵器交击所留下的痕迹,足以证明此刀的主人曾以之奋勇杀敌,短兵搏战。
  颜良夸道:“好刀,使刀之人身手亦佳,知道不死劈硬格,刀刃仍旧锋利。”
  “不过,我讨逆营的第一任武状元,石邑营第一曲副军候,当再有一柄足够精良的长柄武器。”
  “来人,取我那杆马槊来!”
  手下短兵匆匆离去又匆匆回来,把颜良的马槊呈上,颜良把马槊在地上重重一顿,说道:“卫恂,此槊赐你,望你以之再立新功!”
  颜良放在在言语之中,已经流露出将提拔卫恂出任颜枚手下石邑营第一曲副军候之任。
  而这石邑营第一曲的军候仍由颜枚亲任,如今安排他为副手,显得极为看重,更何况又得颜良亲自赐下使用过的马槊。
  卫恂接过马槊,行了军中的单膝礼道:“标下自当尽心竭力,不负将军厚望。”
  安排好了卫恂,颜良的目光又移向了夏侯衡,这个敌将之子,这个他颇费心机才罗致麾下的年轻人。
  从夏侯衡敢于在大军面前纵身鱼跃刺杀颜良,说明此子胸中自有一股血勇锐气,是个热血青年,值得培养一番。
  当然,在面前袁曹敌对的形势下,对夏侯衡如何使用,颜良帐下诸将也各有异议,有的主张敌将之子不可担当重任,也有人主张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颜良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不过目前也毋须担心,因为热血青年最是容易受到鼓动,如今常山上下的最大敌人是无恶不作的黑山贼,若委派夏侯衡去剿贼,定然出不了大错。
  颜良道:“夏侯衡,上艾营身处黑山环抱之中,位置险要,不得有失,我今署你为上艾营下一屯长,望你能在新职上好好表现。”
  先前夏侯衡虽然被颜良收在麾下,但一直是作为短兵,放在身边,没有什么出外率领一部人马作战的机会。
  眼下颜良让他进入教导营学习,更任其为上艾营中一实掌兵马的屯长,足见对他的信任。
  夏侯衡激动地拜谢道:“在下遵命,谢过将军信任,必不使将军失望。”
  颜良又看向最末的仲遐,此子面容酷肖其父仲栋,算是在几人中如今在讨逆营中最受父荫之辈。
  先前仲遐在孙轻之事上虽未能临机应变,但也在其后的战事中立下功劳。
  原本按照颜良的心意,给仲遐担任个并不太过重要的职务便可,也毋须放在最可能接触敌踪的部曲中,如真定营督张斐麾下就十分不错。
  不过颜良在征询仲栋的看法后,却改变了主意。
  颜良道:“仲遐,房山营作风彪悍,乃是一支百战劲旅,我今署你为房山营下一屯长,望你能多多历练,再建奇功。”
  隗冉的房山营多枭锐之士,且隗冉本人严于律己,亦严格对待部下,把仲遐放到房山营磨砺,绝对能起到不错的效果。
  这也是仲栋的看法,依照仲栋那日所言:“仲遐乃我庶长子,今后我的家业他继承不了多少,若少了些拼搏闯荡之劲,日后也无出息,将军只管代我往死里操练他便是。”
  看来,仲栋也算是个明白人,仲遐有这样的父亲,也不知是好是坏。
  仲遐略显错愕地拜服于地道:“标下遵命,自当勤奋苦练,不使将军失望。
  ps:后边差数百,已经码好,但还未修改满意,先用其他字凑凑数,一会修改。
  左将军领豫州刺史郡国相守:盖闻明主图危以制变,忠臣虑难以立权。是以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立非常之功。夫非常者,固非常人所拟也。曩者,强秦弱主,赵高执柄,专制朝权,威福由己;时人迫胁,莫敢正言;终有望夷之败,祖宗焚灭,污辱至今,永为世鉴。及臻吕后季年,产禄专政,内兼二军,外统梁、赵;擅断万机,决事省禁;下陵上替,海内寒心。于是绛侯朱虚兴兵奋怒,诛夷逆暴,尊立太宗,故能王道兴隆,光明显融:此则大臣立权之明表也。
  司空曹操:祖父中常侍腾,与左悺、徐璜并作妖孽,饕餮放横,伤化虐民;父嵩,乞匄携养,因赃假位,舆金辇璧,输货权门,窃盗鼎司,倾覆重器。操赘阉遗丑,本无懿德,犭票狡锋协,好乱乐祸。幕府董统鹰扬,扫除凶逆;续遇董卓,侵官暴国。于是提剑挥鼓,发命东夏,收罗英雄,弃瑕取用;故遂与操同谘合谋,授以裨师,谓其鹰犬之才,爪牙可任。至乃愚佻短略,轻进易退,伤夷折衄,数丧师徒;幕府辄复分兵命锐,修完补辑,表行东郡,领兖州刺史,被以虎文,奖蹙威柄,冀获秦师一克之报。而操遂承资跋扈,恣行凶忒,割剥元元,残贤害善。故九江太守边让,英才俊伟,天下知名;直言正色,论不阿谄;身首被枭悬之诛,妻孥受灰灭之咎。自是士林愤痛,民怨弥重;一夫奋臂,举州同声。故躬破于徐方,地夺于吕布;彷徨东裔,蹈据无所。幕府惟强干弱枝之义,且不登叛人之党,故复援旌擐甲,席卷起征,金鼓响振,布众奔沮;拯其死亡之患,复其方伯之位:则幕府无德于兖土之民,而有大造于操也。
  后会銮驾返旆,群虏寇攻。时冀州方有北鄙之警,匪遑离局;故使从事中郎徐勋,就发遣操,使缮修郊庙,翊卫幼主。操便放志:专行胁迁,当御省禁;卑侮王室,败法乱纪;坐领三台,专制朝政;爵赏由心,弄戮在口;所爱光五宗,所恶灭三族;群谈者受显诛,腹议者蒙隐戮;百僚钳口,道路以目;尚书记朝会,公卿充员品而已。
  故太尉杨彪,典历二司,享国极位。操因缘眦睚,被以非罪;榜楚参并,五毒备至;触情任忒,不顾宪纲。又议郎赵彦,忠谏直言,义有可纳,是以圣朝含听,改容加饰。操欲迷夺时明,杜绝言路,擅收立杀,不俟报国。又梁孝王,先帝母昆,坟陵尊显;桑梓松柏,犹宜肃恭。而操帅将吏士,亲临发掘,破棺裸尸,掠取金宝。至令圣朝流涕,士民伤怀!操又特置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所过隳突,无骸不露。
  身处三公之位,而行桀虏之态,污国害民,毒施人鬼!加其细致惨苛,科防互设;罾缴充蹊,坑阱塞路;举手挂网罗,动足触机陷:是以兖、豫有无聊之民,帝都有吁嗟之怨。历观载籍,无道之臣,贪残酷烈,于操为甚!
  幕府方诘外奸,未及整训;加绪含容,冀可弥缝。而操豺狼野心,潜包祸谋,乃欲摧挠栋梁,孤弱汉室,除灭忠正,专为袅雄。往者伐鼓北征公孙瓒,强寇桀逆,拒围一年。操因其未破,阴交书命,外助王师,内相掩袭。故引兵造河,方舟比济。会其行人发露,瓒亦枭夷,故使锋芒挫缩,厥图不果。耳乃大军过荡西山,屠各、左校皆束手奉质,争为前登,犬羊残丑,消沦山谷。于是操师震慑,晨夜逋遁,屯据敖仓,阻河为固,欲以螳螂之斧,御隆车之隧。
  幕府奉汉威灵,折冲宇宙;长戟百万,胡骑千群;奋中黄育获之士,骋良弓劲弩之势;并州越太行,青州涉济漯;大军泛黄河而角其前,荆州下宛叶而掎其后:



 推荐阅读: 洛阳七日 混迹在新明朝 我与貂蝉有个约会 穿越之帝国崛起 新宋风云 九朝风华情 大明辽东特种兵 抗日之打鬼子我一枪一个 老胡同 大明海殇 诗仙剑序 风萧天下 
 猜您喜欢: 我能打开万界诸神技能书 最后一个主角 在漫威当超级英雄的那些年 前往异界当霸主 重生之都市仙君 剑寒梅花香 重生都市之逆天魔帝 大唐粮草王 向往的生活之悠闲人生 极品全能医仙 第三种恋爱 小鬼也修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