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免费小说网
免费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医归 > 第二百一十三章 犯病
  程家拒绝孙家的亲事很快就传到了王府。
  秦勉听说此事自是比别人都喜欢,虽然程家还没有给明确的答案,但他却是极有信心的,他还有机会。
  齐王妃见秦勉心情不错,也忍不住替他高兴:“都说那孙家势在必得,哪知却是空欢喜。儿呀,你可要好好的努力。”
  秦勉欢喜道:“母妃您放心,儿子可不想再错过了。”
  齐王妃见秦勉是极认真的,暗道这个儿子她很清楚,只要认准了的事他就一定会付出多倍的努力去得到。很久没有见他如此了。
  见秦勉这样,她不由得又想起了世子来,那世子抑郁了这些年,还没从当初的丧妻之痛走出来,依旧裹足不前,她做母亲的哪能不难过。
  秦勉通过了锦书的话清楚了家族后面的陨落,他清楚肩上的责任。这个家能依靠的只有自己。他变得忙碌了起来,外面的事,家里的事都一肩担了起来。
  因为忙碌,他去程家的次数明显减少了许多。转眼又是半月有余,好不容易处理好了一桩买卖,秦勉还没来得及喘气,便只身去了程府。
  秦勉自然先去给姨母请安,接着再去雨花阁瞧锦书。
  张氏正和锦衣说话,抬头见他来了,很是意外道:“二郎君倒好久没现身了,听说你在忙,你在忙些什么啊?”
  秦勉笑道:“瞎忙吧,给自己找点事做。”
  张氏欣慰道:“这样也好。”
  锦衣脆声的唤了一声:“秦家二哥哥!”
  秦勉笑着点点头,还夸赞了锦衣一回:“衣妹妹倒像长高了一些,越发的乖巧可爱了。”
  张氏又问候了王妃和张侧妃,秦勉有问有答,很是恭敬。在跟前呆了一会儿,秦勉便说要去找书砚说话。
  书砚这会儿还在学堂里,这个小小的谎言立马就能戳穿,但张氏知道秦勉的心思,因此也没多说什么,点头道:“去吧。”
  秦勉告了辞,锦衣疑惑道:“秦家二哥哥是要去见四姐吗?”
  张氏笑道:“连你也看出来了。”
  秦勉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锦书,这一路他步履轻快,等他匆匆赶到雨花阁的时候,竟然发现胸口怦怦的愈跳愈快。
  这种悸动和以往有些不同,秦勉一手扶了门框,尽量让自己的这种情绪平静下来。他甚至暗嘲,自己早已不是当初的毛头小子了,怎么还是这样的沉不住气。
  平静一些后,他推开了那扇门。这时候锦书正在枣树下忙碌着。望着她袅袅的身影,秦勉的嘴角不由得往上一翘。锦书背对着他,并没有发现。他朝丫鬟摆摆手,蹑手蹑脚的走到锦书跟前作势要好好的吓一吓她。
  他刚比了手势,哪知锦书突然扭身倒把秦勉吓了一跳,这一吓的结果,使得秦勉突然就倒下了。
  锦书这才叫出声来:“娘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惊吓之余,锦书蹲了身去看了看秦勉的情况,却见他嘴唇微微的有些泛紫,这是宿疾发呢?她忙让人将秦勉抬进了屋,她立马施救。
  掐人中,施针,又给喂药,折腾了好半晌。直到张氏已经得到了消息不顾一切匆匆的赶了来,惊惶道:“好端端的,这是怎么呢?”
  “可能是春天容易犯病吧。”
  “春天都要过完了,又不是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的时候。”张氏见秦勉还没有转醒,便有些提心吊胆。
  锦书又给喂了一粒药丸,捏着针刺激了几下重要部位的穴位,那秦勉才缓缓转醒。
  张氏见秦勉已醒,六神方归位。
  “你要把姨母给吓死啊。可不带这样吓人的了。”
  秦勉想起了刚才心跳的异样,原来是即将发病的前兆。什么时候身体出现这样征兆的?他自己却是一点也不知晓。
  “我没事,让姨母担心了。”秦勉身上没多少的力气,话音才落,就见锦书进来了,锦书的手上多了一个碗。
  锦书见秦勉已醒,舒了一口气,端着碗上前道:“正好你醒了,也不用人给灌药,自己喝了吧。”
  秦勉试着坐了起来,他接过碗才喝了一口就摇头说:“苦。”
  张氏有些看不过去了,皱眉道:“你一个男儿还怕喝苦药?说出去只怕人家要笑话你。”
  锦书也着笑意说:“快喝吧。也不烫了。”
  秦勉在两个女人的注视下三两下的就喝完了药,喝完了还要抱怨:“你的药没有薛太医给的好吃。”
  锦书扶额。
  张氏轻斥了一句:“不多亏了书姐儿,只怕你现在还没醒,还说这样的话。”
  秦勉却觑着锦书的脸瞧,看罢和张氏笑道:“她也没恼啊。”
  锦书见他还有力气开玩笑,放了些许的心。
  张氏又说:“不如让人把二郎君抬到我那里去吧,这里只怕打扰了书姐儿。”两家虽然说亲,但毕竟还没定下,传出去影响不大好。
  锦书想了想方道:“他的身体没有多大碍,再略躺躺就能下地,用不着来回的搬。”
  张氏听说脸上总算是露出了笑容:“那好,等他再歇息歇息。”她想着该给锦书和秦勉留单独说话的机会,便起身道:“我那里还有事,就先过去了。有什么的话让人给我捎话。”
  锦书点头答应,张氏让秦勉好生将养,这就转身走了。
  锦书睃了秦勉一眼,她没有和他绕圈子:“你的病不容小视。”
  秦勉自己也意识到了:“是,那你说还有法子吗?”
  锦书忙问:“这是第几次出现今天这样的征兆呢?”
  秦勉仔细的回想了一下方说:“加上今天是第三次。”
  “最近一次是什么时候?”
  “去年冬天。”
  锦书点点头,她又过去给秦勉把脉,抬头见秦勉嘴唇的颜色渐渐的恢复了正常,不似刚才的带着紫色。因为她的积极治疗,让他的身体很快恢复了过来。
  “那就是说你这病并不是娘胎里带出来的,和锦心那种不一样。第一次发病是什么时候?”
  “那一次看见余威吧,正好你也在跟前。”
  经他自己这么一说,锦书也想起来了,不过这第三次的时间间隔变短了啊。
  “是不是注定我这身体活不过今年?”秦勉他已经很努力的活下去了,他不想再早逝。
  锦书面色凝重,想了半晌才道:“你们家的太医是怎么说的?”



 推荐阅读: 农家科举之路 农门丑妇 玄天后 最强大神在隔壁 金牌弃医 嫁春色 醉卧春庭看月华 烟花散尽似曾归 福满农门 回到古代开书院 农门娘子有点彪 妾心已凉 
 猜您喜欢: 枫筱钟情 从诺森德开始 你是上古传说 神豪的辉煌人生 贵族战记 荒村野情 农门商女:悍夫来种田 我的次元聊天室 夫人有点不可爱 枪神游戏 人生正在进行时 异数械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