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免费小说网
免费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火葬场奇谈 > 第二百八十六章地府之行(一)
    鬼差斗篷太大,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可以从他的语气中读出来,鬼差对我冒险去闯四殿的事表示不赞同,“第二殿是楚江王的管辖区,一般在第二殿刑满才可转解第三殿,第四殿也需要在第三殿刑满转解,第五殿需第四殿的刑满转解才行,既然你被阎罗王放出来了,还是不要去受这些个罪了,去阳间找一有魂锁的顾姓阴阳师,他们可越过地府化解你身上的冤鬼之气,直接将你发配到第十殿去投胎转世的。”

    好端端的怎么提到我了?可经由鬼差嘴里听到我顾家的名声,还真是有点儿说不出来的优越感呐……

    可要按照鬼差指引的方法,把我阳寿耗尽都不能到达第五殿,总得想一些简便的方法靠近第五殿才行,那肯定就是“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了。

    考虑到现实是,我除了伴我一路的纸人,根本没有什么能拿的出手的东西去贿赂鬼差,情急之下我唯有抓紧眼前这根救命稻草,请求他能给我一点可以通融前路的财务,“喔……确实挺受罪的……您可否借我一些通融的鬼差的东西……我保证找到伍大人后请他加倍还你……”

    鬼差诧异于我的坚持,不敢相信的问道,“你还是要去?”

    擦,我冒着生命危险来阴间是有目的的,怎么可能不去争取奋斗一下就回阳间?我坚定的对鬼差说道,“自然是要去的,还请借点儿钱物,来日必定十倍奉还。”

    鬼差摆了摆手,从袖子里掏出一只灰白的钱袋,抓着我的手客客气气的塞进去,“还不还的,不要说的那么客套,伍大人除交情特别好的友人,绝不会轻易的冒险触犯条例,看得出来你对伍大人特别重要,我能得了看守鬼门的这个肥差也是多亏了伍大人提携,这些钱财虽说不上太多也能助你一路畅通无阻了。”

    实话说,被枯骨触摸的感觉不太好,可钱袋到手就让那些不好的感觉都飞到了九霄云外,我完全能感受到鬼差给我的钱袋份量是极其重的。

    得亏了伍贱在阴间还有点儿交情,我还能借着他的名得到点儿好处,要不然去救争光的事就难办了……

    我将钱袋塞进衣服里,感激的对鬼差鞠躬道谢,“承蒙照顾,改日必定重谢。”

    “别见外了,要去就赶紧去。”

    鬼差摆了摆手,转身离开角落向鬼门的方向走去,那坦荡劲儿就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果然是能跟伍贱混一起的人物都不太简单啊。

    我按照鬼差的指引顺着街道直走了一段儿距离就顺利到达写着第一殿的牌匾门柱前,牛头马面一左一右守在门柱前,那模样让人看了就害怕。

    没到地府之前我以为鬼差都应该是披着黑色斗篷的样子,倒真是没想到会有牛头马面的存在,震惊之余收拾好自己的情绪,从钱袋里掏出俩块金子,悄么声的上前。

    马面手中的大刀一横,将我拦在门柱前,似是马儿嘶叫,吼道,“哪里来的大胆孤魂,敢擅闯第一殿?”

    我鼓足勇气上前,将手里的金子分别塞进牛头马面的手心,装作一脸愁苦的对二位鞠躬祷告着,“二位大哥,小的妻子被投放到第二殿,想要去看看她情形如何,还望二位能宽宏大量放过小的一马。”

    牛头接过金子一把塞进袖子了,与马面对视一眼后,声音也似牛一般,意味声长的说道,“想去第二殿?那里的鬼差可是不分好坏就给你苦吃的,到时候留在第二殿出不来可不能怪我二人……”

    哎哟,这话是有戏?我忙不迭的答应道,“自然不怪,与妻子同甘苦,是小的心中所盼,小的谢二位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怪罪到二位大人身上。”

    牛头这才对马面使个眼色,指着大殿右边的高台说道,“路过右高台径自往前走就能到第二殿了,其余的我们可管不了了……”

    四千字奉上,丸子明天是不是得给各位加更了?丸子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加更的,谢谢亲们的支持哟,晚安么么哒。(未完待续。。)


    我估计门里面就是真正的地府了,但要怎么应付这些看门的鬼差还真是个挺大的麻烦,然而我所剩的时间不允许我去过多的纠结这些问题,只能趁着鬼差在盘问其它游魂的时候垂着脑袋快速的穿过鬼门。

    不料想,也没能逃的过鬼差的法眼,我很快就被看门的鬼差追上了,他森森的骨爪抓着我的胳膊,偷偷摸摸将我拽到街边的一条角落里,似是早就认识我一般小声与我对话说道,“你怎么在这儿,阎罗王大人把你放出来了?”

    阎罗王大人把我放出来了?我之前从来没有来过地府,那鬼差嘴里所说的肯定就是争光了,他的意思是争光被阎罗王大人给逮住了!

    我也不能判断对方究竟是敌是友,忍住心中的惊慌,冷静的回答道,“是,刚放的。”

    鬼差明显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指着我身后的纸人,轻松的说道,“那你还回来干什么,话说谁给你做的这个纸人?看着与你一模一样挺有意思的……”

    我在地府人生地不熟的,有交情的鬼差也就伍贱一个,争光被抓起来的事也只能找他帮忙解决了,可是偌大的地府叫我去哪里找伍贱的踪迹呢?“

    管不了其他了,我抓着眼前的鬼差,毫不客气的盘问起来,“上边儿的亲戚给做的,还望大人告知一声,伍贱在何处?”

    鬼差遗憾的摆摆手,露出他那没有皮肉的森森骨爪,语气中倒是颇有些为伍贱可惜的意思,“伍大人估计就麻烦了,他背地里勾结秦广王大人的部下销了一名无辜的魂魄,好巧不巧的这事正好被秦广王大人抽查逮了个现行,伍大人作为第五殿阎罗王所管辖的鬼差被发回第五殿惩罚,亏的你死命好被秦广王大人一同发配送去了阎罗王的第五殿,但才升回紫锁的伍大人作为鬼差肯定逃不了降级的惩罚了……”

    贼,原来伍贱这孙子也摊上事了,闹到阎罗王那里可不好解决,争光小影伍贱都在阎罗王手里,那我自然是要去找阎罗王大人的毛病了。

    既然眼前的鬼差对伍贱很是同情,那我不妨利用他来得到阎罗王的位置,“这位小哥,阎罗王在哪儿?伍大人这么帮我,我总得去替他求求情呐。”

    鬼差立马警惕起来,不着痕迹的退后点儿,狐疑的出声反问我,“你不是阎罗王大人放出来的吗?怎么会不知道他的去处……”

    鬼差还不算笨,从细微末节处就能读到疑点,看来我得更加细心的无应付他了……

    我想了想,在心里将自己的措辞整理了下,确认没有什么问题了才说出口,“大人是差遣其余鬼差放的我,我那会儿真的是太过害怕,没记住自己在什么地方,您要是知道地方,就提醒我一下。”

    鬼差这才信了我的说辞,点头说道,“你刚来可能不知道,掌管地府的有十殿阎王,各自有其管辖的事情的范围,居于五殿的阎罗王专管鬼犯,他这会儿子应该在他的管辖区域第五殿,要去第五殿须得经过前面的四殿才行,五殿阎罗王那可是出了名的心肠慈悲好说话,要不然也不会轻易就把你放了出来的,可前面四殿的阎君就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了,你顺着这条街道依次走会看到第一殿第二殿第三殿地第四殿第五殿……”

    我特妈去一趟地府第五殿怎么着?还得过五关斩六将不成,四殿阎王爷,不好对付……

    想到自己要面对的局面,我开始怀疑剩余的时间能不能撑到我救争光回去,鬼差所说的这几殿阎王对我来说全部都是未知的人物……

    我心里发慌,着急的询问鬼差关于四殿的过法,“那我该怎么经过这些殿呢?”

    鬼差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狠下心来告诉我,“我这种看门的小鬼差是无法到那种地方的,不过看在伍大人平时对我多有照顾的份儿上,我最多可以告诉你的是第一殿由秦广王蒋管辖,一般来说生前功过俩半的鬼魂在地府过到阴寿结束后,必定会经由专门的鬼差直接发送到第十殿投入世间,而那些在生前犯了大错恶事的阴魂得在第一殿的右高台,照孽镜台考察在世之心的好坏程度深浅,随即才会把你批解至第二殿发狱受苦。”

    好家伙,不简单呐,还要去照什么孽镜台,那我生前的那些事不就都出来了?出来可不就说明我并不是个死人了……

    关于第一殿的过法真得好好想想,我接着问去第三殿的方法,“那到了第二殿,又该怎么去第三殿?”

    鬼月已经过去大半,第十三个炼尸炉零碎的有几个冤魂出来,也是按照礞石粉的规划来走动的……

    我回望了一眼安心躺在七星灯中间的肉身,咬咬牙提着灯笼朝第十三个炼尸炉的入口走去,而刘伯事先为我准备的纸人替身也学着我的样子,始终跟在我的身后与我一起朝炼尸炉的方向行走。

    我忐忑的站在炼尸炉的入口处,偷摸望着黑乎乎的里面,犹豫不知该如何进入……

    刘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我大声喊道,“喔,对了,要是遇到不相熟的家伙不要理他,更不要在听到有人唿唤时就转身。”

    靠,不是吧?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一早不嘱咐我,还好我站在入口处没有进入炼尸炉,不然照着刘伯这么慢的反应速度,我进了鬼门关之后不就该死透透了?

    听了刘伯的交待我就更不敢进去了,徘徊在入口处,不放心的问道,“恩,还有什么要交代,您老人家一次说完成不?”

    刘伯不耐烦的对我摆了摆手,催促道,“没有了,没有了,你赶紧去吧,哪儿有那么多时间给你浪费。”

    晕,时间有限,我怎么就忘了这一点,经过刘伯这一重要提醒,我脑子里“唰”的空白一片,直接飘起来顺着炼尸炉的入口进入。

    不进不知道,一进吓一跳,第一次进入炼尸炉内部的我,没想到直径仅一米的炼尸炉,里面竟然会有如此大的天地……

    从我进入炼尸炉开始,我就发觉自己身处一片灰蒙蒙的天地,零星的有几具游魂散落在这片望不到边际的土地上。

    我站在原地,除了陪伴我的纸人,就好似被淹没在雾霾天气中一般,完全找不到可以前进的方向。

    时间紧急,我唯有顺着往入口处走来的游魂相反的方向寻找着,一路上我见到了不少面色青灰表情僵硬的游魂,他们在与我擦身而过时都会给我亮着的灯笼一个眼神。

    我从没见过任何一个地方会比这里更糟糕,糟糕到听不见一点儿声音,除了来回游魂的衣服,看不到一丁点儿颜色,犹如活在素描画中。

    走着走着,我听到身后传来少女凄惨的求救声,“救命,救命,救救我……”

    刚想转头去确认一下,勐地想起刘伯交待给我的话,无论任何叫我都不要转身应答,就忙的收了心思继续直直的往前走,身后的求救声也渐渐消失不见。

    我接着走了没多久,迎面一位年迈的老者,身着颜色鲜艳的寿衣,却也无法遮掩他面上青灰色的死气,僵硬的扯出一抹不自然的笑容与我搭话,“朋友,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不要与不相熟的家伙搭话”,我死活急着刘伯的嘱咐,无视老者的存在,继续往前走……

    我越走越觉得心惊,越走越觉得没有底气,时不时会有冤魂与我搭讪,走来走去似乎都是在同一个地方绕,要不是身边擦身而过的游魂是不一样的,我真的会以为自己在地府遇到了鬼打墙这种把戏。

    就这样茫然的走了不知道多久,我远远的看到一道宏伟霸气的黑石大门,上面雕刻着栩栩如生的动物的尸骨,大门俩边有俩队带着黑色斗篷的鬼差守护。

    有游魂时不时的穿梭于这道门,鬼差都会翻出本簿,盘问问题……

 推荐阅读: 我在异界有座城 他是鬼神通 漫威驰骋者 异世界的魔王大人 恐怖都市 直死无限 从太阳花田开始 超能力基因改造 异次元游戏 二次元王座 电影世界大盗 末世之狂法 
 猜您喜欢: 重生之心有灵惜 素手萌妻 云和 那些年花开正浓 吞噬神话 特种兵王在山村 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偷心妙手俏丫头 封灵星神 孔明简 斗破之我叫纳兰叶 冷血公主之复仇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