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免费小说网
免费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邪世帝尊 > 第1882章 边铭
免费小说网全新上线, 更新最快的精品小说全文阅读、txt电子书全集下载站, 请牢记我们的域名http://www.8561.org

虽然墨凤结合凉子养的那一盆薄荷以及她的名字,取了这个新称呼,但他……

墨凤:“我还是觉得叫小一盆更可爱[斜眼笑]”

凤薄凉:“再叫就不跟你玩了嗯哼[doge]”

墨凤:“之前管你叫凉凉、小凉凉、凉凉凉都应我,怎么就不接受小一盆呢?”

凤薄凉:“[doge]”

墨凤:“也罢。小薄荷就小薄荷吧。”

凤薄凉:“[斜眼笑]”

弹幕:“凉子这小表情[斜眼笑]”

“小蝙蝠输在了不会说话,凉子好说歹说让墨凤改了[笑哭]”

凤薄凉问起墨凤怎么会找到自己,墨凤嬉皮笑脸,回答:“这就是爱,爱的指引让我们相遇。”

凤薄凉抬手拍拍墨凤的脸:“你又皮了!”

墨凤也没躲,还是含笑看着她,凤薄凉被他看得竟然有点不好意思了,平时总是主动撩人的她,第一次在四目相对中败下阵来,有些仓促的岔开话道:

“你都看了我的过去,那我也要去看你的!”

墨凤漫不经心的勾了勾唇角,敛去了眸底的一抹晦涩:“我的过去没什么好看的,而且早就播完了,你看不着。”

凤薄凉双手齐上,揉揉墨凤的脸:“我不信,我要看!”

墨凤一手拉下她的手,另一手前指:“我们还是去找其他人吧,一起离开这个地方!”

凤薄凉叹了一口气:“明知道你是在转移话题,但你说得对,我们总不能一直待在这里。”

一路向前,墨凤看到了一个熟人。不过对于凤薄凉,那却是一个陌生的少年。

少年丰神飘洒,一头栗色中长发半系半披,配以展翼金鸟饰,其前额的发下,是一对独有的好看褐色双眸,目光紧盯着前方。

他身着黎色衣衫,还戴着一副特有的黑漆手套,更显非凡气息。

边铭!花半夏第一时间认了出来,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

水无念皱眉:“在那个神秘空间的人,也都会现身于此?”

“这个地方选人入幻境的依据,究竟是什么?”总觉得越来越摸不着头脑了。

凤薄凉发现他在看的是前方展示的记忆,这一看,里面还有墨凤的身影:“你认识的人?”

墨凤没答她,顿了顿才懒洋洋的道:“你要是感兴趣,就看看他的记忆呗。”

凤薄凉:“他是?”

墨凤:“边铭,被我们阵营的人称之为星界至强者。”

凤薄凉:“那他一定很厉害了。”

墨凤:“我觉得我也可以当上星界最强者!”

凤薄凉:“估计是你不靠谱,没被你们阵营的人提名上去吧。”

墨凤无所谓的笑笑,又问:“你们云界呢?”

凤薄凉认真思索了一下:“那些没被提名的强者我就不清楚了,不过要是他们也参与进去的话,可能这个最强就很难说了。就目前来说,我想,我们云界里至强的就是十羽了。”

墨凤:“我想看他们打一架。”

凤薄凉:“哎呦,英雄所见略同!”

边铭顾着看回忆,没去管旁边过来的双凤。

这位星界至强者在前面就有提名,还提过好几次,终于正面出场了,观众们可激动了。

现在,他们就随着见证者的视角,被带入了回忆画面——

两人的第一次见面,边铭正在赶一场考试。行至半路,略微望了一眼从学院里走出来的墨凤后,便没再多看了。

擦肩而过时,墨凤却看都不看边铭一下,嘴角勾起,留下耐人寻味之言:“若我是你,我不会进去考试。”

“什么意思?”边铭侧头回视向墨凤。

墨凤偏头与之对视:“字面意思。”

边铭身边的人奇道:“哪有这样竞争的!叫对手不要……”

“墨凤。”

“什么?”被墨凤打断了话的人只觉他怪怪的。

“我的名字。”扬过手,墨凤疾步如飞地离去。

没多久,边铭便算是完全明白,之前墨凤所言的意思,正是指考官对自己的不公平。

虽然不知墨凤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但不得不承认他说的不错。如果早知会是这副局面,边铭大概就不会走进来了。

第二次遇见,是在林青萝带林修洁进入药店里间后——药店是他们自家开的——过来帮手与众人一同当店员的边铭,见到了一位不算生疏的客人走进店内。

边铭试探地唤了他的名字一声:“墨凤?”

“呦,好久不见,真难为你还记得我。”墨凤似笑非笑。

边铭扶额:“我们早上才见过,不算久吧?我记性还没差到那种地步。”

“是么?我以为某人不记得我的话直接去考试了,许是记性极差,估计连我这个人都给忘干净了。”

本着顾客是上帝的心,边铭努力忍住想一巴掌打死墨凤的冲动。

“你是来买什么药的?”

“跌打损伤药。”墨凤嘴角勾起一道冰冷弧度,眼角余光斜睨向对端店铺旁的暗黑拐角处。“最好专治骨折。”

话音刚落,他整个人瞬间如鬼影般闪动起来,随后消失不见,仿佛融入不知名的黑暗。

回到店内时,墨凤扬手,扔垃圾般把一人丢在边铭面前。

那人仿佛成了被压缩过的废品,骨头尽折,动弹不得!

墨凤脸上好比阳光般灿烂的微笑,配以他的残酷手段来看,却显得越发森寒:“药给他用,我出钱。”

这种对付暗中窥视不怀好意者的手法,在边铭看来不值一提,换成是他人,可能会更残忍。更何况,地上这人,此前不止一次“光明正大”地对自己身边人下杀手了,怎能轻易放过?

错觉吗?他与自己使的鬼道似乎不太一样,鬼气波动亦不同……边铭隐隐感觉墨凤身上有自己难以察觉的东西。

其他店员见此皆是讶然,议论纷纷。

下瞬,此人竟突兀地大量咳出黑色毒血,身体不断c搐,很快死在边铭眼前。

服毒z尽?边铭走近尸体进行一番勘察,旋即蹙眉望向墨凤。明明有恩怨的是他们之间,怎么他会来……

“我跟他也算是有点私人恩怨。”墨凤从男子口袋中拿出一块腰牌,随即将之当玩具似的甩起。“给你个忠告,这玩意内有监听器,你们店里还有z孔型监控,是在监视你吧?”

他甩手而出,腰牌如刃,飞向店门上一个肉眼难见的红点,倏忽洞穿其中。

何时装的监视器?店员们纷纷躁动,在想是否把此事告知给林修洁与林青萝。

边铭镇定道:“你为何笃定他在监视我?”

“暗中观察的目光。”腰牌被风吹起,若落叶般无力坠下。墨凤随手一伸,顺利接住。他对黑暗具有高超的感应。

边铭凝目:“你本就不是来买药的。”

“看到你才进来的。我对你很感兴趣。”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吧?”看着抛腰牌玩的墨凤,边铭捂额。

被人监视这么久,至今才发现!这个人的隐藏和跟踪能力,未免也太强了!

边铭招呼其他店员帮忙处理尸体后良久,墨凤还留下来蹭了顿饭,毕竟帮解决了被监视的问题,也不好赶他走。只是,边铭始终感觉他怪怪的,接近自己的意图恐怕不止是所谓的兴趣。

饭菜皆由林修洁主厨,当然,林青萝亦有帮忙。边铭想帮却被林青萝推了出去,让他好好坐下来等就是了。墨凤倒是不为所动,一直就在等吃的。

凤薄凉看得好奇:“那个人跟你有什么私人的恩怨?”

墨凤解释道:“他们的势力跟我们组织是敌对关系,而边铭当时是我的目标人物。”

凤薄凉第一反应:“你们都要杀边铭?”

墨凤勾唇一笑:“目标人物不代表就是我们需要杀的对象。至于他们组织的人,我当时没想着对那个人下死手的,谁能料到这人自尽速度如此快……”

墨凤悄然握紧了拳头:“他们那个组织里,我只对一个人有想s掉的y望——”

凤薄凉:“此人是?”

墨凤:“你还是不要认识他比较好。”

墨凤和边铭的又一次相遇,是在一场学院比赛中,有个胖子男使阴招,向对手使用了毒针。全场喧哗一片,校长急忙派其他老师前去带走胖子男,准备亲自询问他是怎么得来此物的,那是致命的毒针啊!

重伤学员的同伴们本来已经一拥而上,准备狠狠教训胖子男一顿,替好友出气的,不过已经有几名老师先一步押走了他,也就只能作罢。

在场的其他人均未看出那是何毒,墨凤的嘴角却勾起了弧度。

同一时间,边铭立马暂停视频聊天,身形若鬼魅般闪过,虽不比瞬移之速快,却赶在医疗队员到来前,抢先到了那名伤员侧旁。

此毒,正是令那个当时在林氏药店里的监视者服用后,即刻毙命的……

事先边铭只知其服毒z尽,却不识何毒,还是事后有个精通鬼道之人,告知他这是鬼毒的。

让边铭感到奇怪的是,鬼毒源自逝者皆会去往的鬼界,怎会出现于幻界并被人运用?

按说逝者已逝,转世重生也是下一次轮回的事情了,又怎么可能会带鬼毒到生者所在的世界里去?除非是因为……

为此,远远见受伤学员后背的血色,像极了监视者口吐毒血的颜色,边铭方才不顾一切地过来,就近查看他的伤势。

本就解不开的雾水,现下更让人疑惑。

比赛还在继续,胖子男已被带走。治愈系老师们在校长的吩咐下,既不影响赛事,也不触碰到那名学员的伤口,以担架抬其出操场外去。

“这是鬼毒!同学你们别乱碰他的伤口!此毒凶险异常,极易传染致命!他这后背尽是……恐怕死定了!”

跟随而来的边铭和其他学员,听闻刚放下担架的他们此番言论,皆是一怔。

毒针入体,哪怕能及时将针取出,毒也已经在最短时间内蔓延至整个后背,神仙难救!

望着那名学员渐失生命力的惨白脸色,他的同伴们心痛不已,尤其是他的女友早就乱了方寸,只知哭哭啼啼的哀求。

“治都没治立刻宣判他死刑算什么?闪开!让我来!”人命关天的大事前,边铭哪顾得上尊师重道?间不容发,多耽误一刻,那名学员就多一刻临近死亡的危险。

“你来?你又不是治愈系的……”

领头的老师刚欲动身阻止边铭,却不想被一位治愈系学员伸手拦下。

他不算是很了解边铭到底有多少实力,虽然严格来说,他认识边铭有一段时间了,但实际上二人也并没有过多的交流。

“老师们,请相信他。”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何会那么信任边铭,或许是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侥幸心理,他也不愿看到一个那么出色的学生命殒于此。

边铭没再多说,左手呈碧色,虚放在那伤员背上,眼睛所见,一圈碧色魔法阵瞬间显现,阵内魔能运转迅速,配以医术,取出已无毒的针,为之疗伤。

怎么可能!边铭不是召唤系的吗?怎么这治愈系会出现在他身上?难不成是天生双系!

要让场内的众人见到边铭一名召唤系新生,居然在施展治愈系魔法救治伤员,哪个不会为之惊叹不已?

治愈系老师们甚至在想,召不出魔兽的边铭会不会是假的召唤系,而是实实在在的真治愈系见习法师?

他们呆住了,还是有其他学员见场中比赛又有伤员出现,开口提醒,他们方前去帮忙,不打扰边铭的。

边铭以治愈系的愈合叠医术加鬼道而使,若是单凭魔法的话,那就真如他们所言这般,压根救不了这位伤员。

然,边铭不同,他既是召唤系新生,又是治愈系新生,还是鬼道修炼者。

换言之,目前能救人的,只有他一人。

难以为人眼瞧见的是,边铭右手竖起的食指、中指两指上,泛出点点不起眼的黑芒,那伤员背上的鬼毒分离成丝丝缕缕的鬼气和毒气,抽鬼气缓慢地引入自己体内,毒气则……

边铭正准备想方设法地把毒气浓缩入针时,一道嘴有点欠的声音响起:“你这样确实能救他,可毒气你没法自己容纳吧?”

声音主人俨然是墨凤,一只略显冰寒的右手径自伸出,主动将毒气从伤员和边铭之间牵引离去,竟顺着指尖导入自己的身体!

边铭略愣,不过很快就集中精神,处置好鬼毒,并把鬼气与毒气完全抽离后,方舒口气。

“可别救了别人一命,就牺牲掉自己了。”

“我的体质百毒不侵,就这针点大的毒能奈我何?”

边铭回目看向墨凤,见他左手耍玩着之前胖子男所使用的那些仍带有鬼毒的毒针,脚尖再一踢,唯一无毒之针飞起,落入其右手掌心中,既后黑芒一绽,尽数收入自己腰间别着的黑色储物袋内。

见墨凤面色如常,边铭不得不心生感慨。

这世上总有些人有旁人羡慕不来的特殊体质,好比林青萝,具备不用修炼都能够自行提升魔能的体质。再譬如墨凤,拥有百毒不侵之体。

 推荐阅读: 阎王臂 冲出地下城 诡码卷宗 阴阳师秘术 黄泉路之尘缘客栈 快穿之最强商女 微笑着仍然活着 血族公主:暗夜伯爵的宠儿 末世之后 快穿毒舌来袭:女配升职记 重生之超级无敌至尊 绝世女神相 
 猜您喜欢: 非剑非仙 忆婆娑 凤君求嫁 临城风雨录 终是梦深缘浅 木槿在盛开 氓道 剩女奋斗记:房子老公一把抓 大逃杀王 凤之少女,龙之少年 穿越之斗魔大陆 烽烟三国录之群雄逐鹿